重生之联盟王者

作者:妖冶娴都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如果和inv打,你们线上稳住,等级不落后就行,等我打优势。”填写了队伍信息后,陈灏回来和烽火等人商量战术。

锐雯在手,陈灏根本不把inv战队的上单放在眼里。

和我求稳?对潘森你可以在塔下活到3级,用锐雯我会让你diǎn不出第二个技能。

上单在一方控线并且不让对方吃经验的情况下,兵线推入塔下时jiushi3级对上1级。

3级的锐雯可以dǐng塔强杀任何1级英雄。

只要线上强势,野区也就成了江林的天下,加上gank中路,直接可以杀穿大半个召唤师峡谷。

“没问题,説不定我还能压制kc那个逗b。”烽火的大嘴在换了出装套路后前期强势了很多,现在很有自信。

对线能力很大一部分是看出装的,1650金币买了暴风大剑肯定打不过1425金币的三多兰,先出女神蓝水晶,赖线能力必然不如直接饭盒。当一个英雄放弃一部分后期收益,追求极限属性,线上实力会提高很多。

当然,这和大红出门一样是双刃剑,打出优势就能滚起雪球,打不出优势拖下去就完蛋。

打开机器插好外设,陈灏试了试新买的血手幽灵鼠标,熟悉的感觉重新回到身上。

其实血手幽灵并不是适合lol的鼠标,而是射击类游戏专用,自带宏编程为大多数玩家不齿。但作为射击游戏类鼠标,它的稳定性以及移动时候的流畅程度都是相当不错,这是陈灏选择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嘛不感觉血手幽灵zhègè名字很酷炫,造型也是非常之酷炫么?

就像很多dnf选手用红轴键盘一样,其实玩格斗游戏要么茶要么黑,一个轻一个快。红轴手感发软,用着jiushi个潮流。

改了桌面,打开音乐,陈灏建立了自定义游戏选择吸血鬼去练习补刀。

游戏和学习一样,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现在陈灏在对线期间很难被压制,如果不专门练习补刀的话水平很快就会下降。

用远程、弹道不好、不带ad符文、天赋的英雄,10分钟裸补至少也要达到90,这是陈灏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

没有zhègè补刀会很吃亏,打十分钟,一个人补了80刀,另一个人补了65刀,这jiushi一个人头的差距了。

陈灏和当前的职业选手唯一差距jiushi补刀,像me战队的浅笑,被五人抓下路,打野、中单各种针对,22分钟还能打出200的补兵数据,裸补估计压根不会漏。

烽火和狼烟开着自定义对线,江林则jixu研究野区,现在也没那么多视频可看,好不容易开发出来diǎn技巧都藏着掖着。

像绕后gank,穿墙躲视野这种技巧,在高端局大家都知道,而视频中没有任何人肯分享出来,生怕被潜在的对手学会。

10分钟93刀,altf4下一局,10分钟91刀

补了四场,老杨又拿出一把扑克喊选手抽签。

12支周赛晋级队伍只到了10支,剩下两支直接算弃权。

疯子那个凑热闹的队伍没有来在意料之中,疯子、s·m、小魔都是有希望拿到dnf区域名额的选手,周赛完全jiushi来玩。

另外一支没到场的竟然是军刀俱乐部。

“军刀呢?”烽火有些yihuo地在参赛选手中寻找。

“不用找了,龙雀那个倒霉孩子受伤了,军刀这次估计是放弃了。”鹰扬凑了过来。

“怎么受伤的?”

“听説和inv那个新教练有guānxi,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鹰扬指了指魏先:“我看这货不爽。”

“一样长得和个笑面虎似的。”

“笑面虎?他也配一个虎字?最多是一京巴。”

“形象!”烽火瞅了魏先两眼,深以为然地diǎn头

“大小王轮空,直接打出前三,然后循环赛。”老杨刚把扑克摊开,陈灏就先抢了一张。

“看我轮空手!”

“啪!”一张黑桃4静静躺在桌面上。

尼玛这是怎么了,不是2jiushi4,来张8也好看diǎn不是。

4就算了,还是个黑色的,简直一生黑。

接下来仿佛是guyi气陈灏一样,连续两支队伍抽到的都是轮空

“你这轮空手不怎么灵啊。”kc不放过任何一个嘲讽的机会。

“是啊,我不轮空就代表有人要倒霉。”陈灏diǎndiǎn头:“你千万别抽到红桃4了。”

抽签还在jixu,一支支队伍分别找到了自己的对手,那张红桃4始终没有被抽到。

扑克不断减少,到kc抽签的时候只剩下了两张。

2选1的几率,kc还真有可能拿到代表和陈灏对决的红桃4。

看了下手中的牌,kc扫了陈灏一眼。

“怎么,你这张不会真的是红桃4吧?”楼兰把棒棒糖嚼地咔咔作响:“请允许我为你做个被上,阿不,是悲伤的表情。”

“不知道谁被上。”kc哼了一声,转身回到inv战队的wèizhi。

“红桃4,咱们和那小子的队伍打。”

“牌给我,我去换一张。”魏先伸手。

“为什么?你上场咱们又不怕他。”kc不满。

双方的梁子越结越深,在有实力的情况下kc自然想第一轮就把陈灏淘汰掉。

“bo1赛制风险太大,月赛咱们必须晋级,有一diǎn风险都不要去冒,要虐他们等到决赛也是一样。”魏先解释。

所谓bo1赛制jiushi一局定胜负,月赛还是单败淘汰制,也jiushi説不管你实力多强,只要输一场就没有任何机会,在这种赛制下阴沟里翻船的dǐng级战队比比皆是。

“我不想让他们进省赛。”kc坚持自己的想法。

“他们进去省赛又如何?那么长时间,能想的bànfǎ很多。”魏先冷冷説了一句。

“你这话什么意思?龙雀是”kc忽然想到了什么。

上次inv和军刀在周赛碰上,差一diǎn就让军刀获得了冠军,军刀队长龙雀的打野小丑简直无解,幸亏小丑zhègè英雄中后期乏力才让inv翻盘。

“事可以做,话不能乱説。”魏先伸手把kc手中的扑克抢了过来,向一支认识的队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