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作者:心动可乐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夏新当然感受不到祝晓萱的心跳,他只能感受到祝晓萱越来越热的发烧般的体温,还有那双温暖柔软的小手,

即使在这?暗的环境中,也能感受到那双大大的眼眸中的焦虑与忧愁,还有说不出的矛盾,

祝晓萱一边想着舒月舞,一边又想着夏新,一边想要友情,一边想要爱情,一边觉得自己背叛了月舞,现在应该重新开始,离夏新远点,一边……又止不住的想忠于本心,

祝晓萱现在很矛盾,

她觉得自己挺坏的,都这时候了,还在想着自己……

事实上,夏新现在也是差不多的感受,他一方面很清楚,自己现在就应该离祝晓萱远一点,绝对不能害了晓萱,而另一方便,他也贪恋着祝晓萱身上的温柔,与气味,

这让他安心,他不喜欢一个人,

理性的一面,让他很想要推开祝晓萱,但,感性的另一面让他又很想抱紧晓萱,

夏新很苦恼,

他想要的是一个能令大家都开心的世界,他希望能让其他人开心,而不是伤心,

至于自己,夏新觉得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我真的,是一个坏孩子呢,这种时候,脑袋里还在想什么啊,”

祝晓萱说着,轻轻搂住了夏新的脖子,往他的怀里靠了靠,眼神中充满了矛盾与痛苦,

这让夏新倍感自责,晓萱明明是那么快乐的女孩,总是精神满满的,现在,也被自己害的……

全部都是自己的责任,

夏新突然的一伸手,把祝晓萱往怀里揽了下,然后一翻身,压到了她身上,

在祝晓萱反应过来之前,相当霸道的封住了她的双唇,

这是,夏新少有的主动,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夏新几乎都是不曾主动过的,

这也让祝晓萱很惊讶,

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她努力的伸手去推夏新,因为理智告诉她,这样做是不对的,

但推了几下,就被夏新霸道的抓着她的双手,高举过她的头顶,摁在了床上,

让她动弹不得,

祝晓萱“唔唔”的想说话,但什么也没能说出口,夏新就这么压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品尝着她的小香舌,

这也让祝晓萱身上烫的越发厉害了,

只是友情盘踞在她的心头,让她矛盾的,努力伸舌头抵抗着夏新强行的入侵,她想说,这样是不对的,

两人唇舌纠缠了好一会儿,祝晓萱比夏新想象的更顽强一点,不过终究是没抵挡住夏新的攻势,浑身都软了下来,

又过了会之后,夏新才缓缓的退开了脑袋,目光灼灼的盯着祝晓萱,

祝晓萱回望着夏新,泪眼朦胧的叫唤道,“湿乎……”

夏新一脸正色道,“晓萱,别想太多,你没有错,这都是我的责任,是我强迫你的,就像现在这样,”

两人现在的体位,夏新有点像强X犯,

“所以,你没有错,你是被迫的,错的是我,”

“湿乎~”

祝晓萱露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扁着小嘴道,“湿乎,就算说这种慌,也骗不了人的,要说是我强迫你的,我还比较信,”

“不对,晓萱,你不要想太多,就像以前一样,想些让你开心的事就好了,想太多并不适合你,你是被迫的,记住这点就好,”

“湿乎你真好,这种时候还在为我考虑,”

“不,我不好,我……“

夏新摇了摇头道,“你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我有多坏,”

夏新感觉,也许说说自己有多坏,能让晓萱变的讨厌自己,

“我,跟你说下,这两个月里我做的事吧,肯定,跟你印象里的我很不一样,你一定会开始讨厌我的,”

“恩,”

夏新往旁边靠了靠,在思索着从哪里开始讲,自己最坏的地,最让晓萱讨厌的地方是……

祝晓萱喃喃着,也跟着夏新往旁边靠了靠,小手轻轻的抓住了夏新胸口的衣服,把小脑袋往夏新怀里靠了靠,像是无助的小女孩般,就这么依偎在夏新怀里,

“你说,湿乎,我听着,也许,真能让我讨厌你也说不定,”

“我……对,我曾经参加了朋友家的一个聚会,然后遇到了一个女孩……”

夏新首先就从陈梦祈的事情说起,他觉得这里自己简直不要太渣,

完全是玩弄别人的感情,

明知道对方喜欢自己的情况下,还对人忽冷忽热,

需要的时候,就找下别人,不需要的时候,电话都懒的回个,

说完陈梦祈,夏新想了想,想说烟媚,可惜烟媚没说过喜欢自己,自己只是在她那借宿下,那里比较好睡,夏新不太清楚这算不算自己坏的地方,

他一般都是浑浑噩噩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然后,他开始说自己平时花天酒地做的事,做的一些坏事,也害了不少人,因为公司的利益,也害的其他公司破产,害的不少人家破人亡,为了一些便利,打过人,害过人,沉迷烟酒赌博,跟着其他富二代做了不少荒唐事……

夏新的思绪很乱,通常是想到什么说什么,直到他实在说不出什么了,才感觉到不对,一开始还能听到晓萱偶尔“嗯,嗯”的回应,到后来,就什么声音都没了,

夏新有些疑惑,一低头,才发现,祝晓萱已经在埋首在他怀里,酣然入睡了,而且睡的香甜,

这让夏新有些无奈,也不知道祝晓萱什么时候睡着的,到底有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

他是希望晓萱能像以前一样开心,就让他一个人来承担所有的责任跟罪恶,让祝晓萱打开心结,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能让祝晓萱明白,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有喜欢人,或者被人喜欢的资格,让祝晓萱也开始讨厌自己,

这对双方都好……

不清楚晓萱到底听到了多少,怎么也不发表下感想,夏新很无奈……

……

……

这个夜晚,对夏新来说,其实是很短暂的,

但对夏夜来说,就显得过于漫长了,

夏夜小手一挥,一道银光划过,就了结了眼前两个人的性命,

雨幕中,娇小的夏夜就这么一脸漠然的看着两人捂着脖子缓缓的倒下,

眼神中,满是不屑与轻鄙,

这一晚上,她已经杀了不知道多少个跟踪自己的人了,

其实,她从很早就知道有人跟着自己,只是,那时她不愿意去理会,

至少,在几个小时之前,她是不愿意理会的,

但,现在她不这么想了,

敢对自己露出敌意,敢跟踪自己的人,就统统都杀掉,

这世界不就是这样吗,那个胖女人明明人很好,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呢,就因为她弱吗,

就该死吗,

那自己很强,这些人也该死,是同样的道理吧,

敢跟踪自己的,跟露出敌意视线的,统统都得死,一个也别想跑,

有胆子对自己露出獠牙,那肯定也做好了死的准备吧,

夏夜睁着那毫无焦点的视线,冷漠的望着眼前的人,

然后,身体往右侧倾斜,连头都不用回,身体下沉,小手在身边划过几道圆形,

让人远远看去,就只能看到空气中划过的几道光弧,

连夏夜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都看不清,身后悄悄逼近的两人,已然倒地,血流如注,

脸上完全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夏夜连头都没回,继续朝前走去,

在她的眼睛下,在周围360度,无死角的呈像下,没有人能逃过她的眼睛,没有人能盯着她而不让她发现,

她眼睛的功能,几乎就类似红外线全方位的扫描,她本身也能像蝙蝠一样,靠超声波定位,准确的判定周围的事物,

要偷袭她,是不可能的,……只要她的意识还在,

站在一间工作室内,一个面色粗犷,脸上带疤的男人,缓缓的将上述目前已知的关于夏夜的资料,汇报给夏良才,

“而且,跟监控显示的一样,我们有不少人,都死于自相残杀,好像是,一跟她的眼睛对视过久,就会被催眠掉,意志越薄弱的人,被催眠的越是厉害,会完全失去自我,”

“这又说明什么,”

夏良才随手把资料甩到了工作桌上,脸色涨的一片赤红,

他已经被气坏了,

这一晚上就不知道损失了多少人力,而且,还没有什么收获,想想接下去的善后事宜,他就头痛,怎么这事就落自己头上了呢,

那40多岁的面色粗犷的男人继续道,“偷袭,狙击,对她是没用的,她能全方位无死角的观察周围的情况,他应该能通过超声波回弹,来定位子弹的位置,与射出角度,通过预判来进行回避,”

“这种时候,我们通常会采用正面战,但,她的武力值,目前还是深不见底,武力判定,至少也是人类中,最顶尖的武者水准,”

“那么我想,就就剩人海战打消耗了,但人海战,对她用处也不大,跟她对视的人,容易被催眠,让我们内讧,自相残杀,而且,最难受的是,目前完全不知道,她身上还有什么其他能力,能不能,就是给我们一点情报,不然也只是白白上去送死,浪费资源而已,”

“有个屁的情况,当初开发人造天使的资料……”

夏良才说道这,气的狠狠拍了下眼前的工作桌,一掌把工作桌都拍穿了,可见其以前也是拼搏过沙场的,

“夏无双那家伙手里肯定有关于人造天使能力的资料,当初他爹可也是有份参与的,可那家伙藏着掖着,会上什么也不说,装出一副慷慨的样子,逼着我上,自己至今也不给点消息,可恨,实在可恨,”

“这,……老爷,所以,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这太棘手了,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是使用大规模性的杀伤性武器,直接轰了她,二是找出比她更强,意志坚定,不容易被催眠的人,进行狙杀……”

“……”

夏良才沉着脸没说话,脸色阴沉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