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林枫有一点判断得完全没错。

那就是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场面上的局势对于紫色方军团来说固然已经有些岌岌可危,但同时在蓝色方这边,像是荒雪夜歌和拂晓辰星几人却也同样感到无比棘手头痛。

问题……

甚至已经不止是出在一个剑豪亚索的身上了。

因为虽然说占据了场面上的主动权和优势节奏,但在蓝色方军团这边几人集合带兵线准备从中路一波推进的时候,却突然间发现他们的推塔进度完全得不到有效的推进展开。

对面的防守能力,尤其是塔下防守能力,太强了。

前面还没觉得,甚至在几波小规模团战的时候紫色方那边也没明显体现出这点。

直到开始塔下攻防战——

紫色方军团的强悍守塔能力才真正开始得到展现。

“一个兰博,一个韦鲁斯,一个锤石……”

有观战的god替补队员在扳着手指头一个一个数,数到最后自己都忍不住咋舌:

“草。”

“简直是铁桶守塔阵容啊。”

是的。

兰博的q技能火焰配合韦鲁斯q技能和e技能清兵,两人的大招再加上辅助锤石的大招,一共三个r技能几乎都是能够在塔下防守战时得到完美效果展现的,反手能力简直强到令人发指。

这就让蓝色方军团这边投鼠忌器,一方面是兵线轻易推不进去、上去一波小兵就直接被飞快清完,另一方面他们也根本不敢轻易直接塔下强开,否则即便以他们现在的优势面对紫色方这种铁桶阵容也根本占不到半点便宜。

更何况——

对面还有个威胁最大的中单亚索。

即便是在正面打团的情况下,对面一个亚索都已经足够让他们无比忌惮戒备,更别提在塔下开团对手紫色方的其他几个英雄也都能发挥出近乎翻倍的作用效果。

这就让蓝色方god战队主力五人阵容想要进一步扩大优势的意图、遭到了严重的影响和阻碍。

推不进去。

怎么办。

小龙才刚刚拿完一条,也没办法通过这个逼对面出来打团。

“大龙?”

荒雪夜歌皱紧眉头提出一个可能性建议,但随即立刻被拂晓辰星摇头否决:

“不行,太危险。”

的确,就连塔下推进都成问题,更不用说在大龙峡湾那种狭窄地形上,一旦被对手紫色方军团包抄几个大招砸下来、再加上亚索的恐怖输出收割能力,估计“大龙毁一生”这种事真的要发生在他们蓝色方军团的头上。

“那怎么办,也不能就这么僵下去啊。”

god一队的主力打野队员忍不住有些烦躁地开口。

他一个打野盲僧,最尴尬的就是在这个时候,游走gank他盲僧能发挥出强势作用效果,可局面僵起来他自己也有心无力,尤其是没有闪现的情况下即便想先手开一个、突进上去估计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对面无数技能控住直接集火干死。

讲道理。

对面紫色方军团这个阵容,目前的输出点或许只有亚索这唯一的一个,可特么的各种控制简直不要太多,活生生都能把人给堆死。

拂晓辰星摇头,目光深深看了一眼对面中路塔下的几名紫色方英雄,尤其是在对手的中单亚索身上停留许久才缓缓再次开口:

“等。”

“等一个机会。”

他们也只能等,面对着这种级别水准的对手,任何的急躁和冒进都只会带来让他们自己无比后悔的结局下场,甚至可能一波直接被对手翻盘。

不过,也不止是干等着。

即便小龙没有,大龙不能强开,但至少在野区资源方面,却是他们蓝色方军团可以趁着这样的优势主动节奏去尽可能搜刮清扫的。

……

比赛时间来到21分钟出头的时候,场面上的局势节奏似乎稍稍变得缓和下来。

蓝色方军团轻易不敢贸然塔下强开团,兵线又难以顺利推进,紫色方这边处在劣势自然也不可能主动出来求战。

所以团战一直没能再次爆发。

只是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蓝色方军团这边的几名英雄虽然无法带线推进拆塔,但转入紫色方野区之后却是将对手的野区资源给清空扫荡了个干干净净。

这也是在慢慢地滚大优势雪球。

水磨工夫。

温水煮青蛙。

一点点地消磨对手的发育资源和空间,而这也恰恰正是在过去职业赛场上god战队主力五人阵容最拿手擅长的事情。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即便是紫色方这边包括林枫在内,也没有太好的应对解决办法。

“先发育吧。”

林枫的声音在紫色方队内语音频道中响起,依旧显得从容而沉静。

因为这样的情况他也提前便预料到了。

对面不愿贸然冲塔强开,却自然不会放过其他任何能压制他们紫色方发育的手段途径,损失了野区资源对于他们紫色方军团这边的发育来说自然是一种影响,但至少……

比赛的节奏已经被拖缓下来了。

对于他紫色方其他几位队友来说,这其实是件好事。

兰博、韦鲁斯都可以尽量抓紧时间再去收一收线上的小兵,尽可能把等级装备给补回来一些,不说是能追平对手的发育,但即便只是做出了基本成型的装备,在接下来的团战当中也能够发挥出一定的作用效果。

唯一比较麻烦的——

反而是林枫自己的中单亚索。

因为想要维持这样一个让对手投鼠忌器的局面,他的剑豪亚索就必须始终保持着全场领先的等级装备发育情况,甚至必须是接近一个碾压程度的优势才足够给对手以威慑。

如果在这段时间内他的亚索不能够保持这份发育领先节奏、让对面几个核心位置的装备发育追上来,做出些肉装或者能够有效限制针对他的输出,那么局面依旧会迅速进入到对他们紫色方的严峻劣势当中。

同样意识到这点,李十一转头看向了某人一眼,脸上带着浓浓忧虑:

“这样拖,对枫子你的亚索没好处啊。”

然而某人却依旧神情淡定、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放心。”

“我有办法的。”

其实还能有其他什么办法呢,相对安全的上下两路线上小兵经济已经让给了其他位置的队友,野区资源也被对手的蓝色方军团给清扫一空,唯一在中路这边也是最危险的一条线。

所以林枫的办法很简单也很直接粗暴。

那就是操起先前的老本行——

该干就干。

比赛时间22分15秒,接连几道的系统女声击杀宣告从蓝色方的下半野区传来,再次将原本已经安静许久的氛围再次彻底打破:

“an-enemy-has-been-slained(一名敌方英雄被击杀)!”

“shut-down(终结)!”

“double-kill(双杀)!——”

整个god训练室如同潮水般再次哗然沸腾!

场上,蓝色方军团这边,几位god一队主力队员脸色几乎忍不住地发绿,而身为这一场adc女警的荒雪夜歌更是眼皮抽搐狂跳、脸色近乎铁青,咬牙切齿般挤出一句话:

“妈的……”

“对面这亚索,怎么可以这么流氓!!?”

更新送上,下一章时间稍微晚一些,今晚和老总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