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时光如梭,岁月如火,在这个温度与‘激’情都逐渐旺盛起来的季节,燃烧的热度,就好似日复一日都变得富有情调了起来。

日复一日,时间如白驹过隙。

在这些天里,苏然他们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演练着南宫婧下发的战术打法汇总,将前辈们呕心泣血的成就熟练掌握的同时,又不断的开发新战术新打法,在全国大赛各大队伍中也算是独树一帜的存在。

尽管在小组赛中苏然他们只试用了其中的两种战术打法,而且还只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但无双那不可战胜的强大实力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凸显了出来。最终他们凭借着全胜战绩、对a组排名次席的天堂战队以绝对压倒‘性’的优势,如愿以偿的提前两轮lij小组第一出线!

小组赛最终日,再次击败了onlv战队的苏然他们从比赛室中走出来,带着自信的微笑,五人在舞台中央一字排开,弯腰鞠躬以答谢台下的粉丝。

而此刻,台下的粉丝,包括看台上惊炸而起的人群,俱是欢舞雷动的举起手中的粉丝牌一遍遍的呐喊着,“无双无双!日出东方!唯我不败!大显锋芒!!”

长长的人‘浪’,在电竞馆的暗幕中堆叠而起,从一个方向,到另一个方向,带着[一][本读]小说xstxt震撼到心灵的呐喊声,一遍遍的席卷而来。

粉丝牌、粉丝‘棒’如夜空里的星星,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摇曳着、闪烁着,苏然远远的抬眼望去,不知不觉,他们无双都已经这么有影响力了呢。

欣慰,骄傲,自勉,带着这样的情愫,苏然有所感慨,轻轻走出一步,于是乎,霎时间,灯光俱止。

舞台暗了下来,模模糊糊只能看到苏然他们那略显莹白的发角。而全场的观众也非常配合的在这一刻静了下来,浓墨的暗‘色’里,依稀只能听见那凝聚而起的心跳声。

“各位……”

忽然而起的音调,带着柔和的弧度,在话筒的扩音下传遍了电竞馆的每个角落。

台下近场以及看台上的观众瞬时间都将目光聚集向舞台,循着这句声音找寻着他们所挚爱的那个人。

“噔!”

就在这时,一束灯光毫无征兆的打了下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在那束灯光的笼罩下,苏然那‘挺’拔的身姿。

还是那个寸头,还是那般沧桑的眸,那已经不再稚嫩的脸不由让人想到了新秀大赛时的模样,于是便有人感慨,原来时间,都已经流逝了这么多这么多……

话筒挨在嘴边,苏然微笑起来,在万众瞩目下感‘激’着,“这些天谢谢大家的一路陪伴与支持,正因为有着你们,我们才会打的如此顺利和自信。谢谢你们!”

鞠躬,看台上掌声迭起,随着一声声的“ace、ace”传‘荡’开来。

苏然笑起来,笑的有些顽劣,“或许又会有人吐槽说‘你们只是小组出线了而己,用的着这么大张旗鼓的炫耀吗?有什么话还是等到夺冠之后再说吧!’不过很抱歉,此时此刻,有些话我确实想要说出来。”

“而且,不能再等了。”

“所以很抱歉,就占用大家一点点时间。”

似乎是在酝酿感情,苏然听着台下渐渐而起的支持声,这种舞台之上的感觉将他渐渐的‘迷’失在里面。

曾经,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物。

曾经,没有人能够看的起他。

曾经,就连青梅竹马……

“我叫苏然,来自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山村。”

“我自卑、卑微而自暴自弃的生活了这么多年,甚至于曾经,我都以为我失去了全世界。但是庆幸的是,是电竞拯救了我,让我重新站了起来。”

“所以,我觉得电竟是一种‘精’神,电竟是一种力量,电竞并不是可笑的所谓毒瘤。而真正的毒瘤,却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

“难道我们就因为某些负面影响就否定了一个职业?这是荒谬而可笑的!一个人的前途和生命相比如何?那就因为每年都爆发出的数之不尽的车祸就否定了汽车的存在?就因为人类不断的破坏环境而将导致的全球毁灭而否定了人类的存在?”

“所以,电竞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被蛊‘惑’的心,以至于关于电竞的梦想,都变得奢侈起来。”

“我想说的是,拥有电竞梦想的人是幸福而值得尊敬的,或许就在某天的舞台上,你所代表的将是中国,而你所举起的,将是世界冠军的奖杯。”

“这样的梦想,有些人,所谓的学者,所谓的专家,或许穷极一生也触‘摸’不到。

“所以带着这样的梦想,今天,我站在这里,以无双战队队长ace的身份……”

“我将不再卑微、不再自卑,活出朝气蓬勃,活出积极向上,活出拼搏,活出竞技,活给曾经所有冷眼嘲讽过我的人看,让他们知道,我的梦想将是如何的‘精’彩!”

“在这里,我还要代表无双感谢大家,也给大家许下一个承诺,那就是在通往冠军的道路上,我们将一路向前,无所畏惧!”

深深的喘息,说完的苏然感同身受的望着台下静默的人群,随即掌声传来,盛大的掌声传来,所有人都充满敬意的站立着,如海‘浪’一般,摧枯拉朽。

“一路向前,无所畏惧!”

“一路向前,无所畏惧!!”

狂‘乱’而又整齐一致的齐鸣,在y市的电竞馆里,久久不歇。这一刻,不管是不是无双的粉丝,都发白内心的,为电竞梦想而致敬!

“呼!”

刚回到后场的甬道里,罗峰就忍不住的拍了拍‘胸’脯,一边擦了擦额头上豆大的汗滴,心有余悸的道,“队长,还好你说完了!你都不知道,刚才在你说的时候,我心脏都差点蹦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