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林灼送请帖的那天来的快,走的也快,甚至连‘门’都没进,便借故离开了。只留下内心翻江倒海的苏然,和闻言走到‘门’前目‘色’复杂的南宫婧。两人同时望着林灼的背影,那道坚韧的背影,一直支撑着mvp中国第一战队的头衔,但南宫婧却知道,林灼所走的,是一条英雄不归之路。

订婚宴,林灼亲自挨家挨户的送请帖,对于不擅长人际关系的林灼来说,这显然是一趟苦差事,但林灼还是来了,而且心情还是如此之好,毕竟啊,叶黛璃,那可是他这一生的渴望啊。从青梅竹马开始,叶黛璃对于林灼来说,便是一种习惯眭的拥有,这和苏然对林可欣的感觉一般。在林灼的潜意识里,叶黛璃,是他的,一直都是他的!

这两天苏然的心情莫名的失落,失落的整个人无‘精’打采,这看在‘花’妍的眼里,她只是黯然着默默陪伴。

两天,其实说快也快,说慢也慢。

训练仍然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在南宫婧的指导下,无双战队的战力已经初具规模,只待全国大赛的检验。

周三傍晚,训练早早结束,众人穿戴整齐,难得的正装相待,一个个意气风发间,不自觉的帅气俏丽流淌。

西装革履,虽然并非名牌,`一`本`读`小说`ybdu但朴实间却也是令人焕然一新,特别是苏然,领结打着,配着那头寸发,竟有说不出的‘迷’人韵味。

卧室里,‘花’妍仔细的检查着苏然的衣装,宜到完全没问题后她才‘露’出温暖的笑容,“好啦,这样就帅气多了!”‘花’妍的笑容,很是灿烂,苏然微微一笑,深情的,“‘花’研,你真美。”

突兀的话,对上苏然那一双含情脉脉的双眸,‘花’妍心中一甜,不禁羞涩的低下头,扭捏着裙角,“哪里有啊……”

这是苏然第一次见‘花’妍穿裙子,不是那种普通的长裙,而是盛大的礼裙,一袭纯白礼裙将娇小的‘花’妍衬托的无比娇俏起来,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出去吧,大家一定都等急了呢。”‘花’妍见苏然的神‘色’有些飘忽不定,赶忙转移话题,逃出了‘门’外。

而苏然却在想着,‘花’妍,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南宫婧在回去之前曾问过他,“苏然,你真的决定要去参加林灼和小璃的订婚宴么?”

当时的他很是肯定的答道,“去,为什么不去!既然林灼都将请帖送来了,我若还不去的话,那他岂不是没有了炫耀的机会?”

南宫婧蹙起眉头,“你觉得他让你去就只是为了炫耀?

苏然摇摇头,“婧姐,我觉得是,那就是,其他都不重要。”

“哎,林灼他,其实也是个可怜人……”南宫婧瞥过脸,喃喃。苏然显然没有听清,“婧姐,你说什么?”“没什么……去就去吧,但我希望你只是单纯的‘去’而已,苏然,你明白我话中的意思吧?”南宫婧盯着苏然的眼睛,

婧姐的眼神,让苏然感到一阵心酸,他抿了抿‘唇’,目中的哀‘色’,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苏然点头,却感到是如此的沉重,“我明白。”

但明白了又能如何?阿璃,我还是忘不了你,你……

明白吗……

“队长,快点快点!”走出小区,罗峰在前面招摇着大叫,西装穿在他身上倒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好歹比平常帅气了许多。对于罗峰他们来说,能够被邀请参加电竞界巨星、电竞偶像白起和snomvp的‘交’隋,他们哪里会获此殊荣?要知道,就在今晚!就在今晚!电竞界所有知名人物都将汇聚一堂!届时,各位传说中的电竞大神都将一一登场,那将是何等的闪耀之刻啊!

罗峰想想都兴奋不已,不对,等等!既然所有参加订婚宴的都是电竞名人,那他罗峰也算吧?岚岚也算吧?君亦也算吧?哈哈!管他呢,就当是算了!他罗峰,也是电竞名人了!爽,真爽!心情好的有些过分,罗峰他们不经意表‘露’出的开心模样,苏然却是苦涩的厉害。但他表面上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一路上和罗峰、陈君亦他们有说有笑,不多时,几人就来到了与南宫婧等人的汇合地点。

南宫婧今天罕见的穿着~袭水蓝‘色’长裙,看的苏然几人眼都直了,他们实在搞不懂,像婧姐这样好的身材,平时为什么还要包裹的那么严实,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南宫婧的身材确实很好,高挑而不失‘性’感,冷‘艳’而不失妩媚,雪白的颈有一半都被长发所掩盖,长发特意修饰过的,卷曲着搭在‘胸’前,更添几丝成熟‘迷’韵。看的出南宫婧化了妆,眼线不深不浅,看的人如痴如醉,‘精’致的冰肌之颜,与还是一身中‘性’打扮的唐薇薇一起,她有些好笑的看着苏然等人,没有一丝羞涩反而带着淡淡的调笑,“怎么,看傻了?”

苏然不禁略显尴尬,‘花’妍撅着‘唇’偷偷掐了苏然一把,罗峰再施拍马屁绝技,当下就赞不绝口道,“婧姐,你太漂亮了!简直就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一个!”

南宫婧欣然着目光,翘了翘‘唇’角,“罗峰,明天你的训练时间自由支配。”看着罗峰喜滋滋的模样,苏然不禁瞪大眼睛,“喂,婧姐!你不能这样烂使职权啊!”

“我乐意,你不服么?”南宫婧挑眉,成熟气质的装扮下,却让苏然不自觉打了个冷战,赶紧闭口不语。

两台宝马车,不知南宫婧从哪里‘弄’来的,苏然问为什么不打的过去,南宫婧‘摸’了‘摸’他的头,“小鬼,你想让别人知道姐姐现在过的很艰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