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第174章请帖

“端茶。”

简陋的客厅,南宫婧横坐在电脑前,一手搭着电脑桌,一手枕着头脑,清丽的发沿着袖口倾泻而下。她戏谑的看着垂头丧气的苏然,靴子惬意的敲在地板上,一双细长美‘腿’一览无遗。

她带着丝狡黠的说着,而她的身后,自然就是早已经“弃暗投明”的罗峰、陈君亦一行。

苏然愿赌服输,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端上一杯茶双手递到南宫婧面前,南宫婧瞥了他一眼,纤手接过茶,优雅的轻啜一口。

苏然觉得,输给南宫婧其实并不丢人。在solo之前,他只道南宫婧的刀妹比较厉害,但却不知她对刀妹的认知层次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高度,难道这真的和常年解说有关?

南宫婧之前所说的数据分析,他隐隐明白一些,但他更想亲耳听听南宫婧是如何来诠释的。

见南宫婧细品着茶水,态度似乎好了许多,他不禁小心的凑上前,“婧姐,那个……”

“倒水。”

南宫婧再次瞥了他一眼,吐出的又是令人窝火的两个字。

你妹啊!不就是输了solo吗?你还真以为他没人权了啊!这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你在使唤谁呢!

不行,这次无论南宫婧说什么,他都不会屈服了!

“你,敢,不,倒?”南宫婧只是将音调稍稍压低了些,眸子也犀利了些,于是……

“哪有……”苏然一路小跑拿来电水壶,虔诚之‘色’实在令人动容,恭敬的将南宫婧手中的杯子添满,脸上堆着热情的笑容,“能给婧姐端茶倒水,那可是我苏某人的荣幸!婧姐,你知道吗?直到此刻,我还感到一大阵一大阵的幸福从我眼前飞过,就好像我整个身心都被幸福包拢了一般……”

“噗!”

刚入口的茶被南宫婧一口喷出,少许的茶叶喷在苏然的脸上,狼狈不堪,罗峰他们俱是退后一步,“ye……”他们直感到汗‘毛’都竖了起来,心想队长这怎么比他们还恶心呢?

但见苏然被南宫婧吐了一脸,他们俱是捂嘴狂笑,只剩下苏然张着嘴巴呆愣在那里,一只眼角下还挂着湿透的茶叶,滑稽极了。

南宫婧本想说“少恶心我”的,但见苏然那茫然失措糊着茶叶的模样,她极力忍住笑意,又带着些歉意的,干脆挥了挥手,“行了行了,你也站他们旁边吧。”

站他们旁边,苏然望了一眼,自然明白其中含义,虽然不想屈服,但他又不得不狼狈的走入南宫婧身后,正式与罗峰他们同流合污。罗峰一脸正经的伸出手来,“队长,欢迎来到‘婧姐’联盟!”

“滚一边去!”

苏然从唐薇薇手中接过餐巾纸,将脸上的残渍擦净,唐薇薇嘻嘻一笑,“喏,这个故事就教训我们,顺婧姐者昌,逆婧姐者亡。”

瞪了唐薇薇一眼,慕可岚则还在偷笑。苏然不满的将擦过的餐巾纸递给罗峰,罗峰不解,“干嘛?”

“扔了!”苏然如是说。

罗峰不情不愿的扔餐巾纸去了,苏然苦兮兮的开口问南宫婧,“婧姐,这下你可以说了吧?”

“说什么?”

没想到南宫婧竟然浑然忘了数据分析的事,反而张口反问道。

“数据分析啊!你说这是现场解说的能力之一,我倒想知道这是一项什么能力。”苏然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要探根究底。

南宫婧站起身,回头盯着苏然,再次将苏然的脸颊盯得发烫,“噢,这个啊。不过在我回答你之前,我要先问你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苏然皱眉。

“就拿你用的瑞雯来说,瑞雯每级q技能的伤害是多少?每升一级攻击又能增加多少?6级开大后,一套连招可以打出多少伤害?对方有护甲有技能抵消时,你又能打出多少伤害?瑞雯的e和q突进距离是多少?w眩晕的确切作用范围又是多少?w眩晕住刀妹后,刀妹能够减免多少眩晕时间?……这些,你都了解吗?”南宫婧的眸带着魔力般,让苏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苏然为难的张着嘴巴,想了想,才堪堪点了点头,“略……解。”

“那好。”南宫婧嘴角抹过一丝弧度,继续发问,“游戏进行到五分钟,在没拿到人头且未回家的情况下你可以升到多少级?满额补刀又是多少?可以拿多少金币?十分钟一共有多少‘波’兵?满额补刀又是多少?近战小兵、远程小兵、炮兵各多少个?每个时间段的小兵伤害多少?……”

“等等,婧姐,我们是来打职业比赛的,不是来学数学的……”苏然只感觉脑中轰然,赶紧打断南宫婧的喋喋不休辩解起来。

“这就是数据分析。”南宫婧‘女’王范十足,抱‘胸’,如一位导师般娓娓道来,“所谓数据分析,就是对游戏中各种数据的解读。现场解说就需要这种关于数据的解读,对各种数据的‘精’确把握就可以预测到场上选手在什么时间会出什么装备,应该出什么装备,距离装备成型还差多少时间,技能的输出伤害是多少,被对手抵消多少,一套技能打下来可不可以秒人等等等等。现场解说不但要有解读场上选手‘为什么要这样做’的能力,还要拥有解读‘接下来该怎么做’的能力。这样说,你们懂了么?”

苏然似有所思,而慕可岚、唐薇薇他们俱是心灵相通的傻乎乎摇头,南宫婧转回身,撇着‘唇’,“看来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啊!算了,你们只要记着你们的婧姐很厉害就是了,让婧姐来做你们的领队是你们的福气知道么?”

“嗯嗯!”慕可岚和唐薇薇还是傻乎乎的点头。罗峰从垃圾桶那边走过来,听到南宫婧的话自然不能错过这等拍马屁的好机会,只见他屁颠屁颠的凑上前,“那是!婧姐愿意屈身来做无双领队那简直就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放心吧,婧姐,我罗峰将誓死追随您!”

为了不让慕可岚感到委屈伤心,他一定要巴结好婧姐才行!

南宫婧没有理会罗峰,径直踱着步,忽而脸‘色’一变,“所以,从今以后,我说的话你们不能再有丝毫异议,战队的事也全权由我负责。我指定的任务你们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我没指定的任务你们则碰也不能碰,违规者将会受到禁赛的处罚。”南宫婧清冷着面颜,她抬起头来,漆黑的眸子一一扫过眼前的几人,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而她接下来的话更是显得铿锵有力,“最后,我再问一遍,你们还有不服的么?”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是敢怒而不敢言,南宫婧满意的点点头,正要说话就见一只手不知死活的举了起来。

南宫婧的目光穿梭如电,扫‘射’而去,令她惊讶的,举手的竟然就是第一个向她投诚的罗峰!

“罗峰,你小子……想死?”

罗峰吓得屁股‘尿’流,赶紧惶恐的辩解着,“婧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可千万别误会!”

“那你把手举得老高是什么意思啊!”南宫婧几近暴走。

“我意思是我们这一年都没比赛可打了,你这禁赛处罚不就一点约束力都没了吗?婧姐,我这是在为你考虑啊!”

看着罗峰忐忑的笑意,南宫婧哼了一声,她右手沿着长发内侧滑过,在众人惊羡的注目下,她高昂起‘唇’角,“或许你们的队长还未告诉你们,那就让我来说吧。我之所以会来到无双担任领队一职,是因为无双已在昨晚与我们‘女’子战队签订了收购合并协议,按协议上所说的,原‘女’子战队将被并购入无双战队,无双战队享有原‘女’子战队战队等级及除了队员外一切资源信息。”

见罗峰等人大张着嘴巴,似乎还处在“不明觉厉”的呆萌中,南宫婧不厌其烦的将‘唇’角撇的更深,“简单点来说就是,我们无双现在已经是一流战队了,那么几天后的全国大赛我们自然也就可以参加。”

客厅内忽而陷入了寂静之中,静的几乎能听到心跳声,南宫婧蹙了蹙眉,“怎么,你们不高兴么?”

短暂的面容僵硬,身形凝滞,但很快的,所有人都兴奋的跳了起来,包括苏然,“耶hoo!我们也可以参加全国大赛了!”

欢呼声经久不息,南宫婧远远的默默的看着,清冷的容颜下,一丝少许的少‘女’情愫流淌,她喃喃自语,“又要开始了么?”

“总之,南宫,加油吧……”

“婧姐,谢谢你。”

晃神中,不知何时苏然已经凑到了身前,简单的话,却是苏然由衷而发的。他知道婧姐这样做都是为了帮他,她拒绝了mvp的收购反而将‘女’子战队卖给了自己,非但帮助无双度过危机,而且她本人还亲自前来带队,试问这份深沉的恩情他要如何才能报答?

如果他记的没错的话,婧姐一向都是排斥战队进行商业‘性’运作的,‘女’子战队也正是因为此而濒临解散的边缘,可这次,她为什么就违例了呢?

“婧姐,真的很谢谢你。”

想到此,苏然不禁再次低语,两人贴的很近,苏然依稀能够闻到南宫婧发上的清香。

南宫婧先是有些错愕,但这微不可寻的错愕很快就消失不见,她突然坏坏的伸出‘玉’白的素手,像姐姐一般‘摸’了‘摸’苏然的头,话语间竟然多了些妩媚的味道,“你若真想谢我,那就打进lpl联赛给姐姐看看吧。”

说完,南宫婧靠着墙的身子潇洒而去,只留给苏然一袭如瀑的发光影如梭。苏然呆愣在那里,心想她刚才……‘摸’我的头了?

靠,南宫婧,你还真以为你是我姐姐啊!

“好了好了,高兴过后大家就赶紧训练!”

……

吃过午饭,训练继续进行。

南宫婧霸占了苏然的电脑,这让站在一旁的苏然十分难受。心想婧姐你这也太霸权主义了吧?你占了我的电脑那我还怎么训练?

“‘kq’组合式机械键鼠?苏然,这键盘你哪里‘弄’来的?”南宫婧突而面‘色’复杂的问。

苏然却是睁大了眼睛,呆愣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他心里则在想着,完了,这键盘也不是婧姐送的……

“报告婧姐,那是队长偷偷‘摸’‘摸’买的,连地址都不愿告诉我,也太小气了!”罗峰见缝‘插’针,趁机向南宫婧打苏然的小报告。

“你买的?不是应该还有一个鼠标的么?鼠标呢?”南宫婧半信半疑的再次问道。

苏然还是怔在那里,无法言语,他哪里知道这玩意还有一个鼠标!他此刻的心很‘乱’,非常的‘乱’!

“叮咚!”

无法启口之刻,两人的疑虑都在逐渐升温,可就在这时,‘门’铃却突兀的响了起来!

“我,我去开‘门’!”苏然赶紧落荒而逃。

带着不安的心跳,苏然心事重重的打开‘门’,可当‘门’外的人冲他微笑之时,他却再一次心跳加速!

“林灼?”

林灼今天穿的很是正式,一身正装,打着领结,愈发显得温文尔雅起来。见苏然脸‘色’似有不悦,林灼扶了扶黑框眼镜,含笑表明来意道,“别误会,我这次来是送请帖的。”

“请帖?”苏然的心咯噔一跳!

林灼的笑意再次倒映在苏然的眼里,那样绅士般的笑,但对苏然来说,却是充满了太多太多的含义。

“周三晚我和小璃订婚,希望……”

后面的话,苏然已经什么也听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