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为何安好是真的无奈了,他皇子刚收了红buff升到2级,这蓝buff也才刚刚开打,下路竟然就被‘女’警拿一血了?

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难道是对面打野瞎子蓝开然后下去帮忙的?可是随意瞥了眼下路,并没有瞎子的身影。再瞥一眼下路的等级,电脑前的他不禁破口大骂,“我去,才1级就拼你妹啊!”

死的人是他们家的赵信,这货一看就知道是个坑死人不偿命的新手,拿赵信辅助也就算了,出‘门’装竟然连个眼也不带,直接就多兰剑出‘门’,你说你是有多自信啊?

而这时,刚刚泡回温泉的赵信居然说话了,字里行间处处都充满着读书人的优雅,“我艹你大爷的薇恩!你tmd会不会玩?老子都上了你还在那里补兵?”

为何安好拍了拍额头,“完了……”

不过薇恩的表现倒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只见薇恩依然沉着的补刀,只是淡淡的停了停身子,于是聊天框里多出了两个字,“傻‘逼’。”

“你才傻‘逼’!不会玩adc就tmd别抢行吗?”

赵信依然还在骂骂咧咧着,为何安好知道这下路只要有这赵信在,那基本就是崩了。不过他也没指望过下路,在他的规划里,-一-本-读-小-说-这一局只要有他和卡特的话,那就已经足够了。

所以他的打野思路就是重点照顾中路,履行对妹妹的承诺,帮她打爆阿狸。

蓝buff顺利收掉,成功升到了3级,他先是观望了下局势,下路因为相距太远所以直接忽略,中路虽然阿狸没了闪现,但兵线不是很好,gank的话机会不是很大。而上路诺手和鳄鱼拼的则是很凶,他眼前一亮,不错,好机会!

不过当他迈开健硕的步伐,将视角拉到上路之时,才发现上路根本不是两人拼的很凶,而是鳄鱼拼的很凶!这是什么情况?

诺手又叫小学生之手,是小学生最为擅长的英雄之一。在小学生的字典里,诺手是英雄无敌的存在,说什么1v2、1v3那都是扯淡,那都是对诺手的糟践!咱们的大诺手那可是一个打十个的节奏!

但是这毕竟是小学生眼中的诺手,在为何安好的眼里,诺手无非就有着三板斧,即“拉、转、剁”,拉过来,转一下,剁一剁,除此之外,诺手团战中甚至连对手的一根‘毛’发都‘摸’不到。

罗锋对诺手的输出手段当然心知肚明,只要诺手欺上来,他就知道诺手想要干什么。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和诺手拼血的渴望,在刚上线就互换一‘波’血后,罗锋俨然已经胜券在握。

上单对线,为什么一上来就要拼一‘波’?这既是为了换血,从而为下次的击杀创造条件,也是为了探明对方一级学的什么技能。一级学什么技能对于‘激’进派来说非常重要,也是在拼血中取得优势的重要砝码。

对线诺手,只要躲开他的一拉一转,那么就容易的多了。以罗锋的实力,鳄鱼随随便便就将诺手拼到残血,在皇子还未赶到之际,点燃就已经‘交’在了残血的诺手身上,随即他潇洒的回头。不知为什么,诺手竟然还‘交’了个闪现,仿佛一个华丽的闪现就可以解除点燃的效果似的,最终毫无悬念的,诺手死亡。

无双丶孤狼击杀了我是飞科!

鳄鱼升到3级。

但是这样又如何呢……为何安好这般想着,虽然对诺手的死颇有怨言,但想他堂堂钻石玩家怎么可能会与一个新手较真。只见他眸中‘精’光大放,鳄鱼在和诺手的拼血中此刻已经血‘色’不畅,只要他突奇不意的杀出,一个eq二连击中的话,那么相信以他的实力,再加上红蓝buff的帮助,应该就可以带走鳄鱼。

鳄鱼,很强势是吗?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更强势的我吧!我要让你为我的实力而感到窒息!

草丛哗然一动,皇子气势如虹的杀出,戟尖一挑,铠甲声鸣,德邦军旗祭出!

然后是q巨龙撞击!

“什么?miss了?”

eq二连出手的刹那,为何安好不禁一愣,随即惊讶出声。原来鳄鱼在他刚出现的那一瞬间,就迅速的升级学下了e技能,随即一个横冲直撞e在小兵身上,触发第二段e,继续横冲直撞!

凭借着这两段e技能,鳄鱼不但躲开了他的eq二连,而且还回到了安全位置!这个鳄鱼,好快的反应和手速!

看来这个战队的上单倒有两把刷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鳄鱼应该就是这个战队的核心了吧?

嗯,后面必须要多多照顾下了。

如此想着他不甘的离开上路,准备从敌方野区转一圈碰碰运气,看能否碰到瞎子,毕竟反野可是他的拿手好戏。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瞎子早已经在他们下路的野区逛了个遍,f4、石头人尽皆被偷个干净。

无双丶ace击杀了妖梦!

上路的硝烟还未全部散去,这下路继爆出一血后就又再次爆发命案,死者依然是赵信,而作案者也依然是‘女’警。

为何安好捂住额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这赵信貌似才刚刚复活吧?等等,赵信竟然带了传送的?刚传送到线上就被‘女’警击杀了?演员也没这么专业好吗?

“薇恩,你麻痹,不会玩就滚回家!”

赵信又在破口大骂,薇恩依然是说了声“傻‘逼’”就再也不闻不问的补刀。

“赵信哥哥,你别再死了行不行嘛?”中单darling丶mm似乎也看不下去了,可怜巴巴的求道。

赵信理直气壮的解释,“不是我想死,是薇恩根本就在玩单机,他要早跟我一起上的话,这个‘女’警现在都不知道死多少遍了!”

薇恩斜瞥了他的尸身一眼,鄙夷之‘色’甚浓,“我就问你‘摸’到过‘女’警一下么?还大言不惭的说想要杀别人?”

薇恩的话乍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但对于为何安好来说,却是大吃一惊。因为他知道,想要在赵信的‘逼’迫下一边保持距离一边做到击杀的话,那就只能用到走a,但1级‘女’警的攻速非常之慢,所以就导致普a后摇时间非常之长,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很好的施展走a的话那是相当有难度的。而照薇恩这么说,赵信竟然没有碰到过‘女’警一下就被击杀了?那这个‘女’警的走a岂不是逆天了?

他不知道他这个推断对不对,他宁愿相信这一切都只是他一厢情愿而已。可是在他前往下路的一‘波’gank后,才深深感受到了这个‘女’警的可怕。

在老实一阵子的赵信突然又跟打了‘鸡’血似的冲上来之时,苏然就知道这其中一定存有猫腻,不用想也知道是皇子来了。只是他一直刻意保持着走位,所以赵信始终都是因为距离不够e不到他,当下无奈的赵信只能开起w,“铮”的一声就直接冲上来。

还是极致的走a,保持着距离,苏然两下就点的赵信身子一软。只是赵信欺着有皇子的到来,所以底气足了很多,更兼这次薇恩也上了,所以他是格外的嚣张。纵然他装备惨淡,气血甚少。

时间在危机之中一点一点流逝,苏然又是点了赵信两下,赵信已经残血,残血使得赵信萌生了退意,摇摆不定。

而这时,皇子成功杀到,长戟临风唔‘吟’,军旗一掷,身子飞奔而来。

依然是eq二连!

为何安好从来没有过今天这样的颓败,因为他的eq二连竟然又被躲了,而且这次‘女’警的躲,是极其令人不可思议的!

‘女’警竟然用e技能躲开了!

先不说这需要多快的反应和手速,光是‘女’警想要用e躲开皇子的eq二连,这其中就大有文章。因为‘女’警不但需要将e的轨道与皇子旗子的方向呈至少45度角,而且用e的时机一定要非常到位。

打个比方,如果皇子迎面而来,他的eq二连‘女’警向前用e的话是躲不掉的,因为两人在同一条直线上,只要皇子军旗还‘插’在‘女’警附近,那么‘女’警就一定还会被挑起,这就是角度问题。再打个比方,皇子垂直角度eq二连过来,‘女’警向前打出e技能,很可能就是‘女’警身在半空就会被皇子挑起,这就是时机问题。

而这个‘女’警!屏幕中的画面在为何安好的眸子里逐渐放大,仿佛凝滞了一般,他只感觉到呼吸一滞!

皇子的eq二连非但没有挑到‘女’警分毫,而且还被她的一个e打在了自己临空的身上?!这‘女’警对出手时机的把握简直已经……

为何安好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然后在他几乎要凝滞的眸子里,那e开的‘女’警,飞退的曼妙身姿鼓动着,抱在怀中的长枪突然临风一动,为何安好瞳孔一缩,不好,那是q技能,和平使者!

eq二连,最标准的‘女’警eq二连!而且为何安好敢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快的eq二连!eq二连破了他的eq二连,附带的,还有赵信的人头!

无双丶ace击杀了妖梦!

可怜的赵信,短短的几分钟竟然就死了三次!

为何安好咽了口吐沫,此刻他终于明白赵信为什么会死的如此频繁了,不是因为赵信不济,而是这个‘女’警太厉害了!

虽然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动作,但像他们这样的高手,捕风捉影功夫那可不是一般了得。就凭这个‘女’警这样的实力,恐怕早已超过了他所认知的范围!

那么这个无双战队,到底是何方神圣?仅仅一个三流战队而已,怎么个人实力竟会如此之强?

“难道是新建战队?!”为何安好突然就想到了这点,于是点点头,“是了,肯定就是新建战队!”否则连三流战队队员的个人实力都如此之强了,那么他们这些钻石玩家还将何去何从?

随着赵信的战亡,皇子的败退,宣布着他的gank失败和下路彻底的崩盘。

“哥哥,你是肿么了?你不是去下路gank的嘛,怎么赵信又死了?”

darling丶mm毫不知情、天真无邪的问话,为何安好只好苦笑,“一言难尽。”

为何安好实在没有想到,他只是带妹妹打场匹配而已,竟然就碰到了这样强大的对手,而且还是一整个战队直接搬上来的,这让他在他妹妹心中高大的形象还该如何维系啊……

“哎,真头疼。”

叹了一声,为何安好无力的心还来不及安放,就又听中路传来他妹妹的噩耗。

无双丶sice击杀了darling丶mm!

果然,这是三路都要爆的节奏吗?

“哥哥!呜呜~我都死了,你也不来帮我!”darling丶mm的撒娇声意料中的响起。

翻看了下信息面板,对面无论是补刀、人头还是等级都全面领先,特别是补刀,那相差之大,简直是惨不忍睹。

为何安好无视了妹妹的话,啪啪啪打出了一行字,字里行间漫延着深深的苦涩,“各位,对不住了,20投吧。”

(因为免费章的更新,导致qq书城那边的章节‘乱’了,所以想看的请来创世这边。最后还是跪求推荐票收藏,每天人气1000加更一章,3000加更两章,6000加更三章,10000加四章,上不封顶,谢谢大家支持。后面会出现个小高‘潮’,大家一起期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