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电竞风云

作者:羽扇纶巾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十几个人上手根本就没有个轻重,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朝着陆辰的身上猛踹,在这些混混的认知当中,这就是占便宜,这就是欺辱,因为他们在生活中的不愉快只能以欺辱他人来发泄,从而得到快感。

陆辰的嘴角溢出意思鲜血,他的脑袋嗡嗡直响,身体上的疼痛已经无以复加,此刻他想到了远在他乡的父母,他们对着自己微笑,想到了陈梦,想到了朱颜,想到了已经哭到梨花带雨般花枝乱颤的浅田樱子,想到了穆清儿的娇小依人。

此时他觉得自己无比的渺小,离开了电竞,在现实与权贵,在流氓与混混当中,自己什么都不是,甚至连保护自己,保护自己身边人的能力都没有,一无是处。

就在这个时候,吱呀……一声,一道黑色旋风犹如闪电一般开了过来,愣是把十几个人给吓得做鸟兽散,车子在陆辰的跟前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稳稳的停了下来。

从车里走出一穿着休闲装的男子,此人便是隋东旭,悠悠的看了一眼爬在地上的陆辰,嘴角有了一丝动容,猛然间将目光射向不远处的十几个混混。

此时车子一停下来,十几个混混这才回过神来,领头的大汉火冒三丈“你特么怎么开车的,找死是不是,故意的吧……”说着就怒气冲冲的朝着隋东旭走来。

此刻,隋东旭插在裤兜的右手指尖微微一颤,如果他手拿出来的话你会发现,他的中指上带着一个古朴且毫不起眼的戒指,隋东旭没有说话,目光却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将要冲上来的大汉,一脸的不屑。

突然,他动了,身影在大汉面前一晃,领头大汉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什么巨大的东西撞击了一般倒飞了出去,隋东旭冷冷一笑,超前一个助跑,速度竟然快过了倒飞出去的大汉,又是狠狠的一脚。

这就造成了领头大汉在空中竟然滞留了十几秒,直接飞出了三十几米远,狠狠的装在了一堵墙上,围观的众人都惊呆了,这尼玛电视上也演不出来啊。

场面死一般的寂静,浅田樱子已经被这一幕吓得忘掉了哭,嘴巴张的老大,剩下的十几个混混吓得脸色铁青,良久之后竟然有人直接哇的一声瘫软在地哭了起来,剩下的人不到四秒就跑了没了身影。

此时,陆辰的双眼已经模糊,就连呼吸也变得无比艰难,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接着就闻到了一股香风,浅田樱子苦着回过神来扶起受伤的自己。

“把他送医院吧……”

这是陆辰昏迷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医院,四女都在,脸色都很不好看,眼睛都红肿着,似乎都哭过。

陆辰脸一黑,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已经脱力,这一动,到处都是酸痛,痛的嘴角都裂开了。

“哎哟,这帮孙子,下手可真够狠的……”陆辰痛的不得不继续躺下,见陆辰醒来,众人都围了过来一脸的关切。

“小陆子,你没事吧……”陈梦几乎是带着哭腔,又是埋怨又是关切的表情,弄的陆辰哭笑不得,朱颜一如既往的不肯施舍自己的关心,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但陆辰知道她心里对自己还是很关心的。

“陆辰哥哥,你还痛不痛了……”穆清儿杵着个笑脸,眉头皱成了老太状。

“放心,又死不了……”

陆辰看着三女的关心,心中一暖,嘿嘿一笑道。

“陆辰君,真是对不起,我不该找你过去的,把你害成了这样,可是我……”浅田樱子见陆辰醒来连忙鞠躬道歉,生怕陆辰会生气一般。

陆辰噗哧一笑“你个傻丫头,我不过去难道还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欺负吗?只是没帮上什么忙,倒是添乱……”陆辰一想到浅田樱子那无助的一幕,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自己简直太无用了。

“不是的陆辰君,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的朋友不是最后将那些流氓给打跑了么……”见陆辰苦笑,浅田樱子一着急赶忙抓住陆辰的手解释道。

一听到这话,陆辰知道当时有人来了,身影很是熟悉,可自己当时视线模糊根本就看不清相貌,只是那声音,太像隋东旭了,莫非真的是他?

想到这里,陆辰叹了口气,自己欠他太多了,这次他又救了自己一命,看来他还顾念着当初的兄弟情谊,只是无法释怀世竞赛的输赢。

“好啦,没事了,你们都不上课涌到这里干嘛……”陆辰脸一黑,说真的被这么多人围着自己很不自然。

“你们都回去上课吧,我一个人就行……”可话一出口,四女都是一瞪眼。

“我们不在你都这样了,要是再不看紧点,就怕你会被车撞死……”陈梦脸一沉,愤愤的说道,嘴里还嘀咕着“成天就知道勾搭妹子,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身手就敢往上扑……”显然是埋怨陆辰。

“我勾搭谁了我……”陆辰无语道。

“你勾搭谁了,你自己心里清楚……”这时连穆清儿也帮腔了,小嘴撅的能挂油壶。

此话一出,浅田樱子的脸没来由的红了,陆辰更是脸色不自然,其实自己也没做什么啊,只是这气氛,怎么就怪怪的呢。

同城市区的另一角。

隋东旭俨然已经回到了别墅内,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自己这次回国就是给陆辰找不痛快的,可今天看见昔日曾深深伤害了自己的兄弟躺在自己的脚下为什么却没有一丝快感,相反却是隐隐作痛呢?

他想不明白,甚至不愿意去想了,摇了摇头继续坐回了电脑面前,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呡了一口,微苦却带着一丝甜涩。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隋东旭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按了一下门这才打开。

“怎么样,调查清楚了吗?”

“调查清楚了,对方是潮州帮的人,是本地一个黑势力范围,人不是很多,大约一百多人,华夏对团体的敏锐性很大,所以黑势力一般都不是很大,除非后台够硬……”

隋东旭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脑袋里却是在飞速计算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