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超级外挂系统

作者:伊莎贝甜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当金恩雅注意到齐恒脸上的那不易察觉的小尴尬,她也是在心中窃笑不已,自己的妹妹什么性格她最了解不过了,虽然说这金智贤的性格像一个小孩子一般,但是天性活泼可不代表着金智贤这个人就是小孩子,好欺负的那种。

相反,金智贤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和她那性格相反,这个丫头不仅办事能力强,同时说话也是十分的到位,不能说言语毒辣,但是如果你招惹了金智贤,那么这个丫头绝对能把你说的哑口无言,呛的你无言以对。

要不是金智贤这般的性格,金恩雅也不会舍得让自己唯一的小妹妹,来到自己的身边,想让金智贤以后可以继承自己的事业,能够取得不小的成就来,而事实上金智贤也是没有让金恩雅失望,别看自己的妹妹年纪小了一点,但是这为人处事和头脑方面一点都不比自己差。

因此金恩雅相信,只要自己的妹妹跟在自己的身边,用不了两年,她绝对会把金智贤给带出个样子来,毕竟自己在这电竞方面上所达到的高度就不一般,而作为自己的妹妹,又有如此的天赋,金恩雅相信有朝一日,金智贤肯定会超越自己的。

虽然说金恩雅对于英雄联盟的操作水平不是很高,但是她有着智慧,对于游戏的局势分析,战术指定和体系的规划,这些方面金恩雅却要超越常人,就算是那些世界顶尖的职业选手们,在这一方面都很少有人能够和自己想比,这就更不用说有和自己能力比肩的人了,这就是金恩雅的实力。

“姐姐,你快坐下来呀,在想什么呢啊?”此时金智贤都已经坐在椅子了上,而她一抬头却发现金恩雅貌似有点出神,她也是轻轻拉了拉金恩雅的衣角,小声的提醒道。

被金智贤这么一拉,金恩雅才回过神来,她没想到之前自己竟然会想的如此出神,也是紧忙坐了下来,生怕齐恒会产生好奇,这样的话她可没法和对方解释的,要不然解释起来实在太尴尬了,难道金恩雅要和齐恒实话实说,其实是因为自己的妹妹刚刚说话太给力了,把齐恒给怼了,因此金恩雅在心中赞叹了一番金智贤,随意出神了?

这绝对不行!金恩雅打死都不会说的……

不过好在齐恒并没有太过在意,虽然金恩雅刚刚的愣神齐恒也是注意到了,但是他并没有多闻,在齐恒心中对方无非就是楞了一下。

而金恩雅落座之后,也是转过头冲自己的妹妹金智贤挑了挑眉毛,露出一丝鼓励的深情来,金恩雅的意思是说,刚刚金智贤那番话说的甚好,竟然能够把齐恒给呛了,真不愧是自己的妹妹。

金智贤望着姐姐的眼睛,也是一瞬间便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她会意的嘿嘿偷笑一小下,然后转过身来,端正的坐好。

毕竟对面的齐恒是他们的老板,金恩雅能够出现在这里全都是因为齐恒的关系,而且金智贤也是明白,自己在半个月后如果想要进入夏广大学,还是要依靠齐恒的帮助才行,所以这姐妹两个人虽然私底下刚刚窃笑了一番,不过明面上他们还是不敢去笑话齐恒的,况且他们两个人并无恶意。

其实金恩雅和金智贤两个人的性格很像,毕竟是同一个娘生出来的么,只不过金恩雅要比金智贤成熟稳重不少,而金智贤则是仗着自己年纪轻轻的毫无顾忌的,很多时候都喜欢使性子罢了。

此时齐恒已经从自己的公文包里面拿出厚厚一沓的文件,然后放在桌子上推到了金恩雅的面前。

“这是……?”金恩雅望着眼前厚厚的资料拉长了音调问道。

“这就是我们这次天兆网咖冠军争霸赛所准备的文件,金恩雅小姐你不妨先过目一下可好?”齐恒笑呵呵的对金恩雅说道。

“嗯,好的我先看看再说。”说这金恩雅也是点了点,拿过资料便准备看了起来。

而一旁的金智贤此时着急了,怎么自己的姐姐还不帮自己说话呢?之前不还是答应好了自己的么,说进来之后就找理由让齐恒给刘佳宁打电话,让对方来天兆网咖的哎!

想到这里,金智贤也是心中按捺不住了,她看这自己的姐姐此时此刻,全然把刚刚下车时候说的话给忘的一干二净了哎,他能不着急么,于是金智贤紧忙用脚在桌子底下踢了踢金恩雅。

金恩雅正准备翻阅资料,忽然感觉有人踢自己,她好奇的转过头来,望向了自己的妹妹。

只见金智贤看见自己转头之后,便开始对自己挤眉弄眼的,表情好不怪异,而金恩雅则是一时间忘记了之前他答应自己妹妹的事情,这会儿看见金智贤的表情,金恩雅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妹妹羊癫疯了呢。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为何表情如此痛苦?”金恩雅呆呆傻傻的问道。

“……”我说老姐你这是什么记性啊?金智贤嘴角一阵抽搐,她用力的摇了摇头,然后又开始冲着金恩雅各种使眼神。“电话……电话!”金智贤小声的提醒道。

这会儿金恩雅听见这两个字,她也是忽然想起来,貌似刚刚来到这里,下车之后,她答应过自己妹妹,要让齐恒给刘佳宁打电话来着,于是恍然大悟的金恩雅嘿嘿笑了笑,然后转过头来,正巧对上齐恒那疑惑的目光。

看见金恩雅转过头来,齐恒好奇的问道:“金恩雅小姐,你的妹妹怎么了?莫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啊哈,没有的事情了,你误会了齐总,其实我妹妹刚刚是忘记给电话充电罢了,就这件事情,而她的性格又跟个小孩子一样,表情太调皮了,因此我也就当时没看懂,才会误以为我妹妹不舒服罢了。”金恩雅打了个哈哈,紧忙解释到。

对其齐恒点了点头,他单手敲着桌子笑道:“原来如此,既然这样的话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哦……对了,金恩雅小姐,你还有你的妹妹不用喊我齐总,叫我齐恒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