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超级外挂系统

作者:伊莎贝甜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联盟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虽然在奎因赶到下路之前,刘佳宁和迟小璐已经提醒过童话MM了,但是童话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才被杀掉了。

对此刘佳宁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他只是看了一眼计分板说道:“这奎因看样子相当会玩呀!”

童话MM这边被击杀了之后,她在直播间内吐了吐小舌头说道:“哎呀,我这一个不小心就死了呢,风神那里没说我什么吧,我可别在风神面前丢脸呀。”

“放心吧,童话MM你可排到好大腿了,风神可不是那种喜欢埋怨队友的人,他脾气可好了。”

“就是啊,童话你就别担心了,比你坑的人有都是,你怕啥啊,风神这不仍旧胜率100%吗?”

“楼上你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做比童话MM还坑的人,你这意思是童话MM坑了呗?”

“你误会我了,我不是想说童话MM坑啊,我是想说童话MM这才哪到哪,他这都不算坑,比他坑的人多了去了。”

“你们两个别吵了……越说越乱了,反正有风神在我们大家就放心了,一切都不是事的。”

看见自己直播间内乱成一团,童话MM也是笑了笑紧忙解释到:“哎呀……你们都别吵了,这都是我的锅,我的锅,错都在我了,怪我自己没有注意到。”

“才不是你的错了,童话MM你不需要自责,谁都有不小心的时候,为什么要认错啊!”

“这有什么好争吵的啊,风神什么都没有说,你们自个儿在这吵吵什么……”

“真醉了,一个人头引发的血案,哈哈!”

相比较直播内观众们的争吵,刘佳宁所注意的事情却是对面的奎因的经济,游戏到现在已经进行到八分钟了,刘佳宁注意到这对面几个人似乎是有意的想将人头让给奎因。

想到这里刘佳宁笑了笑说道:“看样子这对面的几个人是想让奎因起来,然后来带节奏,不得不说他们这样的做法也真是聪明,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这有什么用,一切计谋在我风神面前都是纸老虎!”

“犯我风神者,虽远必诛!喜欢风神的兄弟们礼物刷起来!”

“不过怎么说的话,这句话风神都应该小心一点了啊,这奎因起来了可不太好玩了,毕竟在风神你这边的话,除了你的无双剑姬,也就童话MM的皮城女警发育的还好了,但是这女警的发育现在完全没有对面的奎因起来的快,而且他们这明显是想要针对中下两条路啊,计算童话MM再厉害被这么针对下去,肯定也会崩盘的!”

对此刘佳宁怎么能不知道,但是现在这奎因想要带节奏,谁也拦不住,除非自己这边的艾克和螳螂能够围绕下路打,但是你看着两个人像是那种聪明的人吗?

艾克死了之后除了抱怨什么都不会,到目前为止艾克都是游离于送死的路上和抱怨之间,而打野螳螂虽然不是那种万年野的类型,但是他这脑子里似乎就没有去帮下路的想法,他一直就想抓中,也不知道这螳螂是和艾克双排的啊,还是说这家伙就是一根死脑筋。

而奎因配合下路的伊泽瑞尔和卡尔玛击杀了童话MM的女警之后,三个人和随后赶来的雪人努努,一起将第一条小龙打掉了,第一条小龙是水龙,对于整个队伍的增益还是很大的。

这边刘佳宁自然知道了小龙已经没了,无奈之下自己在上路离得太远了,只能继续带线,不过以目前的这种局势来说的话,现在还么有脱离自己的掌控,于是刘佳宁想了想对迟小璐说道:“我说小璐璐,你和童话MM两个人,在下路尽量畏缩一下吧,我怕对面的奎因和瑞文他们还是会针对你们两个人,咱们的中单艾克一点用没有,我看他玩游戏只会两件事。”

迟小璐听了之后,愣了愣问道:“啊哦?这艾克只会那两件事啊?”

刘佳宁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丝不屑的笑容说道:“随时准备送死,和赶在送死的路上。”

噗……

迟小璐笑喷了,她白了刘佳宁一眼:“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这还真是你的风格啊?”

对此刘佳宁干笑了一声,他知道现在对面这么针对下路的小璐璐和童话MM,他们两个人肯定倍感压力,然而自己在上路玩的很嗨,一个人都不来,心情自然是紧张不起来了。

而对面的奎因似乎带节奏来了感觉,自从这奎因到了六级之后,这节奏就开始带的飞起,不一会儿中单的艾克再度被杀。

这回艾克是真的崩溃了,他打字骂道:“剑姬,这特么奎因到底怎么回事!”

刘佳宁一看这艾克,还在那针对自己,这奎因满地乱跑是他的错了,难道他还要跟卫星一样时刻给艾克汇报位置?

想到这里刘佳宁也不惯着对方,直接打字回到:“什么怎么回事,这奎因肯定是看见谁好欺负,就找谁麻烦呗,你自己死了干嘛问我呀,我又不是你长辈。”

刘佳宁这句话说的其实很委婉,但是这字里行间透漏的意思,只要你不傻你就能看懂。

通俗点讲,刘佳宁的意思就是:“谁****奎因找谁,我又不是你爹,我还能时时刻刻给你看着?”

艾克虽然这局游戏没玩明白,但是他的脑袋还是很清醒的,刘佳宁这指桑骂魁的笑话自己,他自然是看懂了。

于是艾克愤怒的打字骂道:“我草尼玛,你的意思你是我爹呗?还干嘛问你?”

看见艾克这说出来这种话刘佳宁都笑了:“我可没说哈,我要有你这儿子早就一脚给你踹出去了,你可别问我了,我感觉你问问对面的奎因或许能得到答案。”

艾克现在这个气啊,看见刘佳宁这么说,才发现是自己着急了,刚刚错把长辈就在潜意识里理解成了刘佳宁说他是自己爹,想到这里艾克更是火大,都怪这个可恶的剑姬,要不是他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出丑。

不行,我得想办法报复一下!艾克心里想到。